電影級影像人人都得,vivo-X70-Pro讓手機也能成為專業室內攝影及創作機器

毫無疑問,最近幾年智慧型手機開展的重心之一就是「相機」,各家品牌所推出的產品無不使出渾身解數,將各種過去不曾看過的「黑科技」加入到輕盈易攜的手機之中。除了顯而易見的感光組件畫素晉級、多鏡頭打造出更完備的焦段組合,試圖讓手機能夠輕易拍照出比較專業相機的印象,近幾年相機的「錄影」功用也成為眾所重視的焦點,許多品牌的新機都為影音錄製帶來新功用,包括以動態拍照為主的錄影專用鏡頭,或是更多專屬於動態拍照的硬體規格及軟體優化等。而今次為我們介紹的是 vivo X70 Pro這個能夠為室內攝影大大提高樂趣的強勁電影手機。

不同于拍照聚集于單張印象的處理,影響一段動態印象品質好壞的因素非常多元,其間拍照畫面的「安穩性」可說是決定成敗的關鍵,而這也是過去智慧型手機難以比較專業相機或拍照機的首要缺憾。雖然已經有智慧型手機導入電子防手震的機制,但需求很多裁切畫面作為轟動補償、以及在光線較弱場景明顯出現的雜訊大大影響畫質呈現,也無法滿足尋求印象品質使用者的規範;此外,運用者也能挑選將手機裝置至安穩器上拍照來改善移動時畫面晃動的問題,但額定帶著設備與裝置需求花費更多時刻,一起也讓手機便攜、高機動性的優勢化為烏有。

也正由於手機錄影存在上述的問題,致力於打造專業拍照手機的 vivo 也在上一年上市的 vivo X50 系列首度導入「微雲台」體系,為手持拍照安穩性問題提出了完美的解答,一起也隨著產品反覆運算的晉級,陸續為 vivo X 系列加入了德國蔡司聯合研發的印象體系,更透過感光元件、相機鏡頭與軟體的整合,帶來極致的低光拍照作用,本年全新登場的 vivo X70 系列,也成為「集大成」的代表作。

雖然標榜運用智慧型手機來拍照電影過去幾年早有先例,但 vivo 找上破憶票房電影《孤味》的導演許承傑與曾獲金馬、金鐘拍照獎的陳克勤運用 vivo X70 Pro 進行微電影《圓形三角形》的創造,也是適當具論題性的操作,自 10/6 上線至 vivo Taiwan 官方 YouTube 頻道之後,已經累積超過 73 萬的觀看次數。

微電影的稱號《圓形三角形》自身的設定就足以吸引我們的好奇心,長達 8 分多鐘的內容除了描繪一對小夫妻在居家防疫期間所產生的兩性共處問題,也完全展示了 vivo X70 Pro 在影音錄製方面的強悍之處。以室內為主的拍照場景由於現場光源雜亂,因而適當檢測手機鏡頭的感光才能,以及拍照時關於曝光的核算與處理。在影片中我們能夠看到很多運用野外光源從窗外投射進入屋內的環境來取景,在直接面光拍照的情況下也能夠發現到,vivo X70 Pro 所選用蔡司 T* 鍍膜鏡頭關於炫光、耀光與雜光按捺的作用。

《圓形三角形》 的拍照場景絕大部份是在室內,因而有很多的逆光鏡頭,透過 vivo X70 Pro 的蔡司 T* 鍍膜技術,更能確保畫面不會有額定的炫光、耀光或雜光干擾,使得畫面愈加通透純潔。

除此之外,vivo X70 Pro 全新晉級的「微雲台 3.0」所帶來的防手震作用,也讓劇組在拍照時能夠更靈活地以手持方式跟拍藝人在多個空間的移動演出,相較於運用大型拍照機或許由於受限於狹小空間而需求拆分多個鏡頭拍照,透過 vivo X70 Pro 強大的印象安穩機制,更能鮮活地展示兼具流動感與清晰度的印象呈現。

vivo X70 Pro 內建「微雲台 3.0」體系,能提供比較安穩器拍照作用,直接手持取景也為拍照帶來更多的或許性。 當然,在拍照過程中也會面臨低光的夜間場景, vivo X70 Pro 所選用 1/1.56 吋的 IMX766V 客制化感光組件搭配大光圈鏡頭,讓整體感光才能更為提高,而「極夜形式」也能實用於錄影形式,將藝人們細微的表情與肢體動作完整記錄下來,這樣強悍的拍照才能讓劇組非常讚歎,這也是一般手機所無法比較之處。

關於我們


Tomek喜愛捕捉唯美、自然、温柔和乾淨的畫面,以及那感動人心的情感聯繫。 透過鏡頭留下影象,影象是有溫度的記憶,記憶讓你在生活中的萬千事件裡找回當初的感覺,感覺融入影象,讓每一次觀看成了窩心的經歷。照片展示當刻的溫度、光不同的質感,讓美多年不褪色。


我們的信念


以真誠待人,態度取決一切,是我們一直堅持的信念。給予新人的,除了是一輯動人的照片外,還有是讓他們感受到”同行”的感覺。當新人面對婚禮上的事項感到徬徨時,我們會盡一切的為你們分擔,提供可行的建議,我們也會細心聆聽你們的想法,在可行的方案下盡力滿足要求,此外對美感的追求是讓我們不斷進步的動力。每一位新娘也是最美的,內心的幸福喜悅,讓我們透過光影捕捉回味。


回到最初


一場歐洲的流浪之旅改變了我的看法,世界是可以有很多可能性。大學畢業後,在一間工業設備公司當了一名工程師,穩定的工作讓我多了時間思考人生的方向。那時還是年少輕狂的時候,因一刻的心動,我不理後果的遞上辭職信,掯起背包踏上了歐洲之旅去尋找生命的可能性。這兩個月帶走了我十五磅的體重,也留給我新的想法。那時候我每天攝影,到了一刻單反相機也壞了,我在想如果這能成為終生職業,那定會是一件很棒的事。就這樣我踏上攝影的道路,由低處從成為助手開始學習,到開展自己的攝影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