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13全系列拍照兩大新功能:1部手機打

蘋果公司新一代 iPhone 13系列,共有 iPhone 13 mini、iPhone 13、iPhone 13 Pro與 iPhone 13 Pro Max,本年最大的特徵便是四支手機全面晉級的相機系統,另外在拍照功用方面全新參與電影級拍照方式與風格濾鏡,小編在進行人像攝影及拍照的影片有進行實測,那麼本篇會著重講解我實測往後的心得,讓咱們更瞭解這兩個方式怎樣運用。

拍照風格方式

在拍照才幹方面,本年 iPhone 13 跟 iPhone 13 mini 全數連續上一年 iPhone 12 Pro Max 的廣角跟超廣角鏡頭,讓手機在廣角端底下多了位移式感光組件。至於 iPhone 13 Pro 與 iPhone 13 Pro Max,這次大幅提高感光才幹,廣角端光圈提高到 f 1.5、超廣角端光圈大幅提高到 f 1.8 而且參與微距方式,可以說專為低光源拍照所打造,透過光學雷達掃瞄儀翻開夜間方式拍照,會更相輔相成。

不過即便如此,或許有些用戶發現,本年 iPhone 13 系列新增了非常有趣的「拍照風格」方式,讓使用者在除了曩昔以往用 iPhone 的標準拍照方式之外,還多了豐厚比照、明顯、暖色跟冷色共五種方式。換句話說,曩昔你或許喜歡冷顏色拍照的人,不必特別進入相片去做調整,Apple 公司這次直接先幫你調好色溫跟顏色,而且優化整個拍照的畫面,然後用同樣是蘋果的拍照系統,讓你取得一張美觀的冷顏色相片,不必再仰賴其他品牌手機來拍照,而且就像上面所說,這代 iPhone 13 全系列的拍照系統、感光才幹都相較上一代大幅提高,所以可以說是「一支打五支」。一支手機,就可以拍出五種不同手機的拍照風格。

或許有些人會認為拍照風格不便是濾鏡嗎?我實測了幾張相片,發現拍照風格這個功用,跟濾鏡最大不同在於,濾鏡挑選之後是整個畫面包含人在內都做了一個通盤調整,所以有時候當咱們選用比較風格比較稠密的濾鏡,套用之後就會影響到你底子不想影響到的部分,好比說天空紋理。而拍照風格就完全不相同了,它跟拍照相同,透過手機裡邊神經運算引擎跟語意烘托(蘋果官網有說明),可以瞭解環境傍邊不同條件進行調整,讓它跟畫面堅持一致性。

假設你認為這支手機只是拍照兇狠,那可就大錯特錯。iPhone 13全系列最有感的便是電影方式,這方面信賴許多YouTuber跟部落客都有測驗過,我在第一時間也有進行不同場景測驗,有幾點實測心得共用現已拿到 iPhone 13系列手機的人。

首要,是演算法。電影方式首要可以在同一場景辨識不同的人像,它可以一次偵測畫面傍邊的人、寵物、或許其他會動的物體,而且會優先自動判別畫面傍邊的人、寵物,終究才是物體。其間在終究的部分,當你手機在移動,物體不動,其實電影方式也會被啟用,由於畫面傍邊的物體移動了,而這個功用現已被確認 iPhone 12 系列不會運用,這是由於這些景深資料是來自多個相機發生的相位立體差異,而背面演算這些資料的正是 A15 bionic 的神經網路引擎。

再來第二點,自拍鏡頭也能運用。電影級方式不只 iPhone 13系列的主鏡頭可以運用,自拍鏡頭也可以運用。

第三點,兩個人或以上的判別標準。當畫面有兩人或許以上的判別標準在於距離差,我在第一則影片傍邊有實測兩個人的距離差基本上要在 1 公尺左右,前面的小孩才會模糊,然後面的媽媽假設回身過來,小孩回頭曩昔看媽媽,那麼媽媽的臉才會被對焦,構成一個電影故事感。這是許多根底電影語言會做的工作。簡而言之,離相機畫面越近的人臉,就會判別他而且對焦。

第四點,電影級方式可以共用到其他設備進行後續修正。目前測驗過,電影級方式可以共用到 iPhone 13 全系列手機與搭載 iPadOS 15 作業系統的 iPad Pro 進行後制修正。

關於我們


Tomek喜愛捕捉唯美、自然、温柔和乾淨的畫面,以及那感動人心的情感聯繫。 透過鏡頭留下影象,影象是有溫度的記憶,記憶讓你在生活中的萬千事件裡找回當初的感覺,感覺融入影象,讓每一次觀看成了窩心的經歷。照片展示當刻的溫度、光不同的質感,讓美多年不褪色。


我們的信念


以真誠待人,態度取決一切,是我們一直堅持的信念。給予新人的,除了是一輯動人的照片外,還有是讓他們感受到”同行”的感覺。當新人面對婚禮上的事項感到徬徨時,我們會盡一切的為你們分擔,提供可行的建議,我們也會細心聆聽你們的想法,在可行的方案下盡力滿足要求,此外對美感的追求是讓我們不斷進步的動力。每一位新娘也是最美的,內心的幸福喜悅,讓我們透過光影捕捉回味。


回到最初


一場歐洲的流浪之旅改變了我的看法,世界是可以有很多可能性。大學畢業後,在一間工業設備公司當了一名工程師,穩定的工作讓我多了時間思考人生的方向。那時還是年少輕狂的時候,因一刻的心動,我不理後果的遞上辭職信,掯起背包踏上了歐洲之旅去尋找生命的可能性。這兩個月帶走了我十五磅的體重,也留給我新的想法。那時候我每天攝影,到了一刻單反相機也壞了,我在想如果這能成為終生職業,那定會是一件很棒的事。就這樣我踏上攝影的道路,由低處從成為助手開始學習,到開展自己的攝影事業。